今天是:
365bet平台开户网址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粤北风情

稻香韶州

你不是第一位进入中国大陆的欧洲耶稣会的传教士,却是第一批入华耶稣会士中间最具历史影响的杰出人物。
明万历二十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,也即是西历1601年1月27日,你以“大西洋陪臣”的身份,押送“所贡方物”,驰驿抵达北京,并向中国皇帝献上西方宝贝自鸣钟的时候,人们记住了你的名字:利马窦(Mattro Ricci),一个意大利籍耶稣会士。
当你得到明朝廷特许在京居住的那一刻,你流泪了。因为,你等待这一天,等得实在太久了,足足等了17年。
1552年10月6日出生于意大利马塞拉塔市,中学毕业后就加入耶稣会。早在明万历十一年(1583年)仲秋,你就随同会传教士罗明坚由澳门进入广东首府肇庆(当时两广总督驻地),那时你才31岁。
自从踏上到这个神秘的东方文明古国传播天主教的不归之路,你便同你的上司范礼安和罗明斯一样,念念不忘要进入北京,可这条路并不顺利,而且充满坎坷和曲折。
你和罗明坚虽在肇庆居住了6年,建起了中国大陆第一间天主教堂。谁知到后来,由于当地不断发生反对教会事件,新任两广总督刘德文宣布对你“理当驱逐出境”。当时给你两条路选择:“放返澳门或令迁往韶州之南华寺居住。”
为什么要把你迁往南华寺跟和尚们在一起呢?这实际上是一个文化差异造成的误会。
当年,传教士首入中国大陆时,见佛教盛行,误以为以“僧人”的面目出现,更易被中国人所接受。于是,他们剃光头、着僧装,以“洋和尚”的模样进行传教。而中国官员和民众大都不知天主教为何物,以为和佛教相似,便简单地采取“合并同类项”的方式,把“洋和尚”与中国和尚安排在一起。当时,你对韶州一无所知,坚决不肯去,可是求恳无效。与其退出中国大陆,还不如先找个立足点再说。
1589年8月15日,你怅然离开肇庆,乘舟骑马,经8天长途跋涉,到达韶州南华寺。
韶州是南北交汇之地,对各种文化有很大的包容性,对你这位“洋和尚”的到来,持欢迎的态度。在这里,你结交了两位终身朋友,让你对中国有了深刻而具体的认识,使你受益非浅。
第一个朋友是自号太素的瞿汝蘷。这位江南贵胄,浪迹南粤,寻求炼丹术,听说南华寺来了个懂“奇技异术”的“洋和尚”,便追踪至韶州投师,旋即被你传授的欧洲测天度地技术迷住。可是你这位老师从学生那里也许获益更多。瞿太素分析你在肇庆传教失败的情况后,给你开了个良方:“充僧改儒”,缓谈“归化”,多讲实学,把着书立说置于口头宣讲之上。
瞿太素的一番“点拨”,让你开了窍。以前在华传教只“寄希望”于地方官员,现在才明白首先要取得士大夫的认同;以往见官必跪,恭顺备至,却总被官员轻视,原来毛病就出在装束模仿僧侣上。于是,你接受了瞿太素的建议,脱下袈裟,换穿儒服,头戴四方平定巾,身穿紫黑绯袍,虽有些不类不伦,倒也成了一个有学问的儒士,你自称“西儒”,还取了个中国名字叫“西泰”,意即来自泰西(欧洲)。
第二个朋友是南雄知府王应麟,这是一个开明重情义的官员。你通过一个信教的南雄籍老板的介绍,认识了王应麟。他不仅以迎接贵宾的仪礼隆重欢迎你,一天数席,让你应接不睱;还支持你传教,为教徒受洗。后来,你病逝后,已任顺天府尹的王应麟还为你的墓葬地撰写碑记。
当初到韶州,你是孤独的。在肇庆,你还有罗明斯带着传教,而这次到韶州,你是只身一人前来,本有点“流放”的感觉,但没想到韶州却意外地成了你的福地,成了一个本以为无路可走的死局的“活眼”,“置之死地而生”。你以“西儒”的身份,自由而平等地出入当地官场和仕林,你扬长避短,专拣中国士绅不熟悉的课题,天体结构,地球形态,几何逻辑,异国风情,以及西方经院哲学等等,到处宣读,还送他们从未见过的自鸣钟、三棱镜、望远镜等。你果然达到预期效应,这些中国读书人纳闷不解地说:“这个外国人怎么比我们知道的还多。”
你通过“科技传教”,以友谊收获信任,以知识获得尊重,因而你开始取得在中国传教的第一步成功。首先,你获得韶州通判吕良佐同意,在光孝寺旁建起了一座天主教堂,后又在南雄建起了另一座天主教堂;1603年,你虽然离开韶关已经8年,留在韶州的天主教徒又得到当地官民的帮助,在靖村建起了中国大陆第一间乡村天主教堂。
在韶州,通过以“西儒”的身份交往、学习,你渐渐调整在华传教策略,悟出在中国传教,要走“中国特色”之路,要采取“慢慢来”策略。于是,你坚持与儒者认同,不仅在言行上力求向世俗士人靠拢,广交朋友,熟悉中国文化,而且还重视着书立说,独立用中文撰写了一本新的《要理问答》——《天主实义》,印刷后在全中国使用;你又与瞿太素合作,译出了《几何原本》的首卷,这为你以后和中国科学家徐光启同译《几何原本》前6卷打下了基础。
据不完全统计,你在中国的28年,共有汉文译着19种。你用中文撰述的论着和译作,使中国人开始接触文艺复兴以后的欧洲文化;你用西文记叙中国印象和在华经历的书信、回忆录,以及用拉丁文翻译的《四书》,也使欧洲人初步了解传统正在变化的中国文化。这是你最终成为中外文化传播交流使者的意义所在,而这一切的起点,都源于韶关。
你在韶州整整生活了6年,这是你改弦易辙、取得成功的时期。本来,你曾计划自粤朝北步行,一路传教。但肇庆被逐的经验,使你改变想法,以为非得皇帝特许,才可能在帝国境内自由传教。谁知事情远比想象的历程困难得多。1595年,你在韶州邂迨两广总督石星后,就仓促离开韶州,登上了北上之路。然而,你先后在南京、南昌辗转6年后,才于1601年被特许进入北京,终圆众多传教士之梦。
你曾说过:“世上的万事万物在萌芽状态时外观都十分渺小和难以辨认,人们很难相信它们会最终发展成为标志着伟大时代的伟大事物。”在走向成功的一刻,你还会记得你的始发地韶州吗?
你在回忆录《利马窦中国札记》卷四第十七章的题名为“在韶州的庄稼开始成熟了”。你姓“利”,是否暗示着,你这位来自西方的“利”刀,也像中国农夫一样握着镰刀割禾,在粤北这块大地收获你的成功的?王林书先生在其着作《粤北文化研究》中说得好:
 
韶州是利马窦由失败走向成功的关键所在。没有韶州这片热土,利马窦离开肇庆,只能踏上返回澳门的失败的归船。粤北热土首先是挽救了利马窦,然后是成就了他。”
 
今天,在韶关南郊滨江路上,富有创意地建起了一条2.5公里长的雕塑长廊,它以弘扬民族精神、展示历史文化、强化道德教育、提供休闲为宗旨,成为韶城“新十景”之一。我沿着江畔诗意地走着,欣喜地看到了“文明曙光”(马坝人围猎)、石峡人耜耕稻作、天地同和(韶乐文化)、一花五叶(禅宗文化)、宰相风度、余靖从政六箴、瑶山长鼓舞、珠玑寻根8组历史文化雕像,以及闻鸡起舞等8组成语典故雕像。
当然,我也有少许的遗憾,因为不见同是晚明时代的布衣学者廖燕、抗倭大将陈璘、中外文化交流使者利马窦等的雕像。他们可都是粤北文化不同形态的代表人物啊。长廊很长,但愿会有“补救”的哪一天。当年,明末大学者李卓吾曾在送给利马窦的扇子上题曰:
 
逍遥下北溟,迤逦向南征;
刹刹标名姓,山山纪水程。
回头十万里,举目九重城;
观光上国未?中天日正明。
 
我想,正如诗中所述,那些为历史作过贡献的伟大人物,会如庄子《逍遥游》的大鹏,逍遥于历史的天空。